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方舱医院旁边的树开花了 | 天使日记
  • 发布时间:2020-03-07
  • www.zzqgjd.cn
  • 面对新的冠状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人在与死亡赛跑。他们是父母、妻子、丈夫和孩子……但在流行病面前,他们是穿着白色制服的“天使”。《中国之声》第28篇《天使日记》记录了“白衣天使”的日常工作,捕捉到了“战争流行病”前线的触摸。

    2月24日,武汉阴天。

    我是胡志敏,武汉肺医院内镜中心的内镜医生。我已经支持发烧诊所25天了。

    我第一次去发热门诊的那段时间,我医院的发热门诊病人数量急剧增加。每天我都看到门诊病人焦急地排队等候。观察室里的危重病人不断增加床位。除了发放相关药品,我还需要安抚患者的情绪。一些病人也在观察室被治愈了,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事情。作为一名医生,我也得到安慰。今天,我的家人给我们发了微信图片,并从社区工作者那里为医务人员的家人收到了很多蔬菜。他们说家里一切都很好,让我在工作时感到轻松。我还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是来自下沉社区的一名成员打来的,问候前线医务人员,并告诉我,如果我的家人有任何困难,我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这些天,发烧门诊病人的数量日益减少。他们大多数是来复诊的康复病人。所有留在观察室的重症患者都顺利进入隔离病房,接受了更系统的诊断和治疗……我希望有更多令人安心的消息。

    2月24日湖北孝感多云。

    我是袁满,孝感中心医院呼吸科的护士长。

    黄文军在工作19年后,于2月23日19: 30在湖北省孝感市中心医院去世,享年42岁。

    黄文军,该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资深专家。自疫情爆发以来,呼吸科一直在不间断地治疗新诊断的肺炎患者。1月24日,他主动提交了一份申请信,要求在隔离病房工作。黄医生自己也有糖尿病,但他一直坚持自己的工作。白天,我去了发烧诊所,在最危险的前线工作。晚上,我赶赴孝感市各县市,参加与新发肺炎相关的专家工作。他通常以同样的方式工作,积极主动,从不抱怨。因为黄文俊有点胖,说话又快又快,而且他的脸上总是挂满了笑容,每个人都说他是一个“老黄牛”。

    老黄,在工作中,当我们在楼道里多次遇见你时,我们都喜欢和你斗嘴,玩得很可怜,因为我们都知道你不会生气,我们喜欢看到你灿烂的笑容。当我得知你被诊断出患有新诊断的肺炎时,我立刻给你打了电话,我们都建议你放下工作,住院治疗。你说你没事,没关系,你还在乐观地笑着,但是你不停的咳嗽真的让人担心。后来,你的情况变得更糟了。当每个人都要给你插管时,你在一张纸上写道:“没有插管我很好。”我知道你害怕感染你的同事.老黄,老黄.你还能听到我们的哭声吗.

    黄文军

    2020年2月24日武汉阴

    我是高帅,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肝病科主任医师。十七天前,我们的医疗队支援了武汉,并接管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区的两个重症监护室。

    高帅在隔离区

    我在17号病房工作,那里的病人大多是从收容所医院转来的。这位88岁的老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是从一家疗养院送来的,非常虚弱,严重营养不良。因为她一年到头都卧床不起,无法照顾自己,所以她背部仍有几处深度压疮。老人在隔离病房里非常紧张。当我们用药物治疗她时,我们给了她更多的关怀和安慰。她不懂普通话,所以我们自学了一种简单的武汉方言和她交流。她牙齿不好。我们专门准备了一台破墙机器为她准备营养膳食。在隔离病房,家人不允许陪她。护理人员给她喂了食物和水,翻了个身,拍拍她的背清理粪便。有一次,当我在巡视时,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和她的脸

    2020年2月24日武汉阴

    我最后一次轮班是下午1点到5点。在检查完所有的病人后,我仍然不相信奶奶有5张床。我一直认为她有问题。走进病房,奶奶坐在床上。我说,“奶奶,你为什么要坐起来?”祖母抬头看着我,挥挥手说:“没什么!”我又问,“奶奶,我能为你做什么?”她抬起头说,“我想喝水。”我刚拿起杯子,想去拿水壶。奶奶说,“水有点冷。”然后她又低下了头。直到那时我才明白奶奶想喝热水,但我很抱歉打扰我去打水。当我带着热水回到病房时,我把奶奶保温杯里的水倒了出来,去卫生间清洗杯子和杯盖,然后回来倒新鲜的热水。我对她说,"现在有点热,你可以把它晾一晾,然后喝了它!"奶奶慢慢抬起头,双手合十,对我说:“谢谢你,谢谢来自北京的孩子们!”他低着头,低声喃喃道:“啊,我没用。我总是一天天地为别人找东西!”我连忙说,“奶奶,没事的。我们从北京赶来帮助你。你有话要说!”她朝我点点头。我转身离开,听到身后另一个声音:“谢谢你!”我回过头来,看见奶奶又向我道谢了!我已经工作了15年,但我没想到会被这三个普通的词感动得流泪。

    2020年2月24日,武汉天气多云

    我是天津市第三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的护士许,这几天我一直在武汉市第二医院担任第一护理组第八组的护士长。

    徐的后背汗流浃背

    一个“特殊”的新皇冠肺炎患者住进了四楼病房,因为他还是一个晚期肿瘤患者,体内插有胃管和导尿管,所以他不能照顾好自己,需要护士的全方位治疗、护理和生活护理。在第一次查房时,我发现病人的双侧跟部压疮和骶尾部是深部组织损伤。背部压疮达到第二阶段,左手背部有水泡。由于条件有限,我只能先处理病人手上的水泡和背部的压疮。脚跟的两侧用枕头垫起,背部一侧用枕头垫起,以减轻病人骶尾部的压力。之后,他带领我们的老师每两个小时给病人翻身一次。经过精心护理,目前患者的背部压疮和手背明显好转,足跟压疮和骶尾部压疮没有进一步恶化。

    2020年2月24日,武汉天气多云

    我是曹,空军军医大学医院疾病预防控制科的护士长。我到武汉已经32天了。作为一名负责疾病预防和控制部门的护士,我的主要工作是确保我队友的安全,不让病毒进入。我们在所有接触点都建立了消毒和灭菌系统。早上,我会像往常一样在酒店大院门口准备消毒剂。因为我想尽快完成准备工作,所以我把我搬了两次的东西都拿走了,一次搬了几件,肚子里还带了几件。这时,住在酒店的对接老师徐春华跑向我,从我手里拿走了一半以上。他还说:“以后这样的事情,请叫我一起,让我做得更多!”

    曹给同志们消毒。

    当她再次见到徐老师时,她拿着几个大脸盆走过来对我说:“我听说你的脸盆昨天在电梯里坏了。我向我的队友借了它。下班后我马上给你买了一些新的。如果你还需要什么,请告诉我。”我一句话也不想说,但她记得。从“人民解放军来了,我们得救了!”“解放军,我还能为你做什么?”这些天我们不仅听到了每个人的感谢,也听到了对我们的鼓励。

    2020年2月24日,武汉天气多云

    我的名字是伊利江?阿列克姆是新疆和田传染病医院的护士。我们是帮助武汉的第一批和田和第二批新疆医务人员。

    在我来武汉之前,我去过的最远的地方是乌鲁木齐。当我来到武汉时,我的第一感觉是那里非常美丽,有许多高楼。我在武汉东湖收容所医院工作。我们的收容所医院是一个大家庭,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我们的C大厅是来自广东和新疆的医务人员。我们会叫他们帅,他们也叫我帅。我特别高兴。男护士的优势非常明显。每次我们把两大桶水搬进仓库,我们就做所有的辛苦工作。目前,每天都有许多人出院。很少有人进入仓库,也有空床。我很高兴他们已经出院,我感到特别欣慰。收容所医院旁边的树已经开花,粉色和白色,所有这些都能感受到生命的绽放,尤其美丽。

    中心站,记者:凌舒,陈庆斌,吴卓生,金云金

    孝感站,山东站,赵国伟,山东站,新疆站,丁,

    标签:

    白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zzqgjd.cn 技术支持:白云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