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国发展速度远超印度:涉5亿人运动奠定崛起基础
  • 发布时间:2020-03-05
  • www.zzqgjd.cn
  • 中国为什么能超过印度?一场涉及5亿人的运动为它的崛起奠定了基础“来源:望智库”在智湖的美国版Quora上,有人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发展速度会远远超过印度?

    一位网友的回答受到高度赞扬:

    1949年,中国的起点很低。当时,中国的各项指标,包括人力和经济指标,都相对较低,甚至低于撒哈拉和南非之间的一些非洲国家的平均水平。

    印度的铁路是中国的三倍。印度人的平均寿命比中国人长5到6年。印度的主要工业产出,如钢铁、化肥、煤炭、水泥和电力,远远超过中国。

    仅仅半个多世纪,是什么让中国发展得如此之快?

    关键在于国家扫盲运动,这是中国一直争取的,而印度却忽视了。

    与新中国的跨越式经济发展相比,“识字”可以说是知识和文化领域的“脱贫”,其成就同样突出。

    新中国成立时,中国有5.5亿人口,其中80%是文盲。从1949年到1969年,在短短的20年间,新中国通过四次大规模的扫盲运动“消灭”了1亿文盲。到2000年,中国的文盲率已经下降到6.72%。这是人类文化和教育史上的奇迹。

    扫盲运动有多重要?新中国在扫盲方面的巨大成就是如何产生的?今天Ku叔叔将谈论它。

    新中国成立之初,它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为了对付外来侵略、封建剥削、财阀垄断以及内外战争所造成的“混乱”,可以说什么都需要做。

    80%的文盲,如何变得富有和强壮?

    新中国成立之初,它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为了对付外来侵略、封建剥削、财阀垄断以及内外战争所造成的“混乱”,可以说什么都需要做。

    要发展经济和实力,最重要的是依靠人。然而,新中国面临的严峻现实是:“全国5.5亿人口中有4亿文盲,文盲率高达80%;在占全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广大农村地区,文盲率超过95%。与此同时,全国学龄儿童小学入学率仅为20%,初中入学率仅为6%。

    “文盲”有许多特定的含义。在我国的统计中,“文盲和半文盲”是指15岁以上,不能读或写少于1500封信,不能读通俗书籍和报纸,不能写笔记的人。

    一个充满文盲的国家如何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推进工业化和现代化,实现强国梦?

    图为当时山西省芮城县东延村负责扫盲的干部赵鹏飞

    为了扫除阻碍共和国发展的“路障”,扫盲很快被提上日程。

    1949年12月,召开了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会议确定了逐步改革旧教育的方针和步骤,确定了发展新教育的方向,并提出教育要长期为国家建设服务,坚持普及与提高相结合,以普及为主体。

    1950年,毛泽东在第一期《人民教育》上写道:“恢复和发展人民教育是当前的重要任务之一”。同年9月20日,教育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工农教育会议,研究扫盲问题,提出“开展扫盲教育,逐步减少文盲”会后,一场自上而下、轰轰烈烈的扫盲运动在全国展开,全国各地开始组织“扫盲班”。当时,尽管迫切需要学习文化,但恢复工农业生产也同样重要。因此,城市和工厂的扫盲班大多在晚上举行,而农村地区的扫盲班大多在冬季淡季举行,也被称为“冬季学习”

    (图为1950年12月浙江杭县挟着课本去“冬学”的农村妇女 新华社记者王纯德摄)

    1950年12月,浙江省杭州县,一位带着课本去“冬季学校”的农村妇女,新华社记者王春德拍摄的照片

    然而,仅仅开设扫盲班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如何教,以便人们能尽快学会阅读。

    要知道,我国的识字标准是知道1500-2000常用

    这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扫盲运动蓬勃发展的真实写照。

    扫盲教育方法的突破来自基层部队。

    齐建华,1948年毕业于中原军事政治大学,当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的一名文化军官。那时,人民军队大部分来自劳苦大众,其中许多人是文盲,因为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齐建华的任务是教他们读书。早在1949年1月,刚刚毕业的齐建华就开始探索识字教学方法。起初,他采用了当时全国各地普遍使用的“3-5教学法”,即每天教3-5个新单词。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教学方法似乎能够稳步前进。然而,事实上,由于死记硬背,对于起点低甚至为零的士兵来说,他们不仅不感兴趣,不愿意学习,而且经常“熊和瞎子掰玉米”。他们记得并且忘记了实际的学习进度非常缓慢。

    齐建华很快在实践中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苦苦思索,想起了小时候学习文化的经历。正是在这个基础上,齐建华通过查字典学习了更多的汉字,“没有向别人学习”。受自身经历的启发,齐建华开创了一种“快速识字法”,先教士兵拼音,再教他们拼音规则,然后集中教授大量常用汉字和拼音字母,引导士兵突然拼写、阅读、识别和书写。

    齐建华是个实干家。他很快将这一想法付诸实践,并将其应用于实践教学。这个测试,效果拉组!你每天可以学习1200个汉字,在大约150个小时的教学时间内,你可以达到阅读1500-2000个你以前无法达到的汉字的目标,从而达到识字的目的。

    (图为1952年8月部队在行军中后面的战士通过前面一人后背的注音字母学识字 新华社记者岳国芳摄)

    (照片摄于1952年8月,在军队后面行进的士兵学会了通读前面那个后面的音标)

    花束不怕巷子深。齐建华有效的“快速识字法”很快引起了军队领导的注意,并传播到整个西南军区。此后,这种教学方法在贵州军区、中南军区等多个军区进行了试验和推广,取得了同样显着的效果。“军事”的实践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1951年6月,中央军委、总政治部通知齐建华了解情况后返回北京。同年11月,周恩来总理在军事宣传教育文化工作会议上亲自向大家介绍了齐建华,肯定了他发明快速识字法的功绩。

    11月29日,重庆《新华日报》发表了一篇名为《速成识字教学过程概述》的文章,详细介绍了齐建华发明的一种快速识字方法,帮助士兵在短时间内读写。次年4月23日,国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后称国务院)颁发了齐建华奖状。三天后,《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普遍推广速成识字法》,呼吁在全国范围内使用加速扫盲方法来促进扫盲运动。此后,八一电影制片厂还将齐建华的快速识字法制作成教学影片,供各地借鉴。

    1952年5月15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各地开展“速成识字法”的教学实验工作的通知》,指出:“在全国广大工农群众中推行快速识字法,有计划、有系统地扫除文盲,是一项紧迫而重要的任务。”9月6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发布《关于在工人群众中推行“速成识字法”开展扫除文盲运动的指示》。

    1952年11月5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19次会议通过决议,成立中央扫盲委员会,任命褚图南为主席,李昌为党委书记,《快速扫盲法》的创始人齐建华为副主席,林汉达为副主席。

    (图为齐建华教授拼音识字)

    结果,快速识字法从“军事”逐渐扩展到“平民”,当时全国各地的工厂和村庄掀起了使用快速识字法识字的热潮。

    全国可以说消除文盲的具体措施是经常发生的。上述军队跑步的开始

    事实上,军队中的“无敌”快速识字法在转为“民用”时,其“兼容性”仍存在许多问题。在实践过程中,这些问题开始出现。

    其中,最突出的是“学生”的“不均衡”学习效果。普通人,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的农民,年龄差距很大。从小孩到老人,他们的学习能力是无与伦比的。年轻人学得很快。老年人不仅学得慢,而且容易忘记。这显然不同于由年轻官兵主导的军事环境。

    在当地,也缺乏像军队一样富有的扫盲教师。在一些地方试点项目中,我们仍然可以依靠物资和物流的集中供应,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然而,一旦它被广泛推广并局限于当时的社会经济条件,就很难保证资源的供应,这就大大降低了效果。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学生无法应对精神压力,甚至因为按照规定的识字目标被迫学习而发生严重的精神障碍事故。

    巨大的成就和明显的问题。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3

    在十多年里“消灭”了数亿文盲

    这些问题很快引起了中央政府的注意。决策者首先调整了扫盲计划,新中国第一次扫盲运动的高潮也随之减少。

    但这并不意味着扫盲运动的结束。相反,它正在为更高水平的文化积累力量。关键是找到合适的教学方法。

    所谓“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就是把教学方法和广大农村的实际情况科学地结合起来,来源于农村的实际经验。

    山东省莒南县高加柳沟村是一个只有300多个家庭的小山村。解放之初,村子里只有9个人能读书。在农业合作化时期,高家柳沟村也成立了农业生产合作社,按厘米进行分配。然而,这个看似简单的厘米绊倒了村民。

    因为几乎全村都是文盲,村里安排了一名记录厘米的工作人员,他经常记不下人名、地名和工具。他们中的一些人做标记,另一些人只是用他们的头把它们写下来。当账单结算后,他们经常会感到困惑。仅仅因为这个簿记问题,村里的合作社几乎无法做到这一点。

    面对现实中的紧迫问题,村团支部制定了对策。他们建议村里的年轻人应该首先学习识字和文化,并为工人保留资源。团支部成立了一个录音班,划分学习小组,并聘请高中毕业生担任教师。

    [注:“高中毕业生”中的“高中”一词一般指五年级或六年级,即小学高年级。]

    而且该课程的教学内容非常独特,与“培训工人”、教学名称、地名、农活、农具、家畜等相关词汇紧密结合。这种“学会做什么”的方法使高家柳沟村的村民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经过两个半月的学习,村里115名年轻人先后参加了学习班,19名成为工人,92名能够写下自己的工作记录。

    (图为86岁的阎如祥,20岁时参加高加林沟村记录班:中国青年网)

    高加林沟村的成功经验写于《山东莒南县高家柳沟村青年团支部创办记工学习班的经验》,发表于《互助合作通讯》杂志。

    1955年9月,读完这篇文章后,毛泽东非常高兴,立即在文章中给出了很多说明。他认为,在当时我国学龄儿童入学率低、成人文盲居多的情况下,“山东省莒南县高家柳沟村团支部做了创造性的工作”。他赞赏村团支部以村里的高中毕业生为教师,合作社为单位组织记录班的扫盲经验,指出“这一经验要普遍贯彻”,主张各级党政机关要支持各级团委领导这项工作。

    从老百姓身边最实用的东西开始,可以学会“随便”阅读,边做边学,边学边用。学生对识字学习的兴趣和效率得到了显着提高。

    (1955年辽宁省富县沙陀村扫盲班的贾华民摄)人们也创造了许多好的教学方法。当时,工矿企业采取了“长班与短班相结合、集权与分权相结合、兼职与兼职相结合、自学与指导相结合”的形式。在农村,他们采取了“课余多学,课余少学,课余多学,放学后复学”等形式,从而达到了“让每个人都找到学习方法多方便多好”的目的安排活茬来挤时间,尽可能多学东西”,“看东西来读”,“看单词来问单词,看人来问人,到处都是教室,发出读书声”。

    高家柳沟村让学习能力强的年轻人先学会读写的经验也在全国推广,形成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在当时的识字教育中,往往不是父母教孩子,而是“儿子教老子”个识字快的年轻人,反过来,成年人也有一半时间不识字。

    (图为1960年,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族自治县慕士塔格人民公社二大队的社员在小学生的帮助下在田间学习文化 新华社记者武纯展摄)

    (图为1960年,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穆斯塔法人民公社第二大队的成员,在小学生的帮助下,在田野里学习新华社记者吴春的作品)

    这是一个特殊时代的产物,是对旧社会积累的教育现实的回应。这也可能是人类文化和教育史上非常罕见的现象。他以人民和有能力的人为师,提倡“克罗斯先生”和“白子先生”。在文化层面,“先富后富”。这为当时经济和社会发展条件限制下的教师资源严重短缺的问题找到了出路。

    贴近民生的教学方法和全民学习的氛围使新一轮扫盲运动取得了显着成效。到1957年上半年,高晓河已有2200万人识字,160万人达到初中毕业教育水平。

    (图为当年的“识字证书” 图源:沈阳日报报史馆)

    (图为当年“扫盲证书”的来源:沈阳日报历史博物馆)

    从1949年到1969年,中国先后开展了四次大规模的扫盲运动,积累了运动中的经验和教训,形成了更加科学有效的计划方案,扫盲教学日趋成熟。

    其中,汉字的简化和汉语拼音的创造为识字和文化普及做出了贡献。新中国实际采用的汉字简化方案是1956年确定并颁布的,而汉语拼音方案是1958年颁布的。简化字和汉语拼音方案的普及极大地提高了识字教育的效率,有效地解决了当时学生在识字工作中经常出现的“重盲”问题。它可以说是当年齐建华拼音教学计划的“高级版”,成为最近两次扫盲运动的核心。使用音标,学生在大约100个小时的教学后就能达到识字标准。与此同时,对于许多原本没有文字或文字系统不完善的少数民族来说,拼音已经成为帮助他们创造和提高文字的关键,从而为这种识字困难找到了出路。

    新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前的四次扫盲运动取得了震惊世界的成就。在1964年开始的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中,也对人民的文化素质进行了全面调查。结果显示,15岁以上人口的文盲率从解放初期的80%下降到52%。新中国成立十年来,已有一亿多成年人脱盲。

    回顾当年的扫盲运动,尽管取得了显着成就,但应该指出的是,该国文盲的绝对数量仍然很大。剩余的文盲更难被消灭。t以下

    扫盲:只有当扫盲运动正在进行但尚未完成时

    回顾当年的扫盲运动,尽管取得了显着成就,但应该指出的是,该国文盲的绝对数量仍然很大。剩余的文盲更难被消灭。t以下

    新中国成立初期大量文盲的根本原因是历史上的“默认”人。大多数人在学龄时没有接受或很少接受教育,成年后自然成为文盲。因此,识字要“治标”和“治本”。扫盲的来源最终取决于基础教育的发展。

    在扫盲运动如火如荼的同时,新中国也在全国范围内积极建设基础教育体系,尤其是在农村地区。然而,改革开放后,义务基础教育的普及已经走上了快车道。

    1985年5月,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建议逐步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随着1986年第《山东莒南县高家柳沟村青年团支部创办记工学习班的经验》号法令的颁布,中小学教育经费增加,办学条件改善。到2008年秋季,义务教育的学费和杂费将完全免除。与此同时,着名的“希望工程”和“春蕾计划”动员全社会帮助辍学者重返校园,并提高基础教育的覆盖率。

    (照片由谢海龙于1991年4月在安徽省金寨县凌涛镇三河中心学校拍摄。这幅着名的画几乎成了“希望工程”的象征。)

    义务教育机制的建立、发展、普及和完善,堵塞了新文盲出现的渠道。

    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明确提出了“本世纪末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略目标。事实上,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尽管截至新中国成立45周年,据统计,1990年全国扫除文盲近2亿人,文盲率下降到15.88%,但当时全国文盲总数仍为1.8亿人,同期(1990年)全世界文盲总数为9.48亿人,也就是说,世界上每五个文盲中就有一个是中国人。

    面对艰巨的任务,中国没有让人民失望。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全国文盲人数下降到8500万,文盲率下降到6.72%。201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向世界宣布,全面完成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略任务。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学而教”和“无课教学”的教育理想已经成为现实。到2010年,中国文盲人口进一步下降到5465万,文盲率为4.08%。中国现在是世界上识字人口最多的国家。这是中国在文化和教育领域对世界的巨大贡献!

    (图为如今中国乡村小学的课堂 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

    (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今天中国农村小学的一间教室)

    新中国实现全面识字的过程也是建立一个完整的现代教育体系的过程。

    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彻底改变了教育基础薄弱、整体落后的局面,教育面貌焕然一新。2018年,中国小学适龄儿童净入学率将达到99.95%,学前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81.7%,高中毛入学率将达到88.8%,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48.1%,达到或超过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中国劳动适龄人口平均接受了10.6年的教育。接受高等教育的新增劳动者比例超过48%,平均为13.6年以上,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在新中国,识字过程也与妇女解放和平等紧密相连。

    在漫长的旧社会,妇女的地位很低,教育甚至更不可能。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妇女的文盲率超过90%,女孩的入学率只有20%。20世纪50年代的扫盲运动帮助全国1600万妇女脱盲。新中国成立45年来,全国有1.1亿妇女识字,到1993年,女性文盲率下降到30%。

    在普及电脑的过程中

    “文盲”的定义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变化。识字标准不是永恒的识字标准。今天的时代日新月异,尤其是最近几年,如果你一周都没有获得新知识,你可能无法跟上别人的节奏,甚至无法理解别人在说什么。这种现象通常被称为“新文盲”。

    事实上,在新世纪重新定义文盲标准时,联合国已经包括了对现代社会符号的承认以及使用计算机进行学习、交流和管理。如果一个人不能继续学习和进步并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一个受过教育和“有知识”的人也会变成“文盲”。这意味着教育,特别是广义上的“识字”教育,将是伴随社会发展的一项长期任务。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识字工作也可以说是“只是连续的,而不是完整的”。教育和学习应该是国家、社会和个人的“终身”事业。这可能是新中国长期“识字”过程中积累的巨大财富。(黄文俊峰)

    白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zzqgjd.cn 技术支持:白云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