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张培萌:中国短跑仍落后日本 跨界综艺能帮助田径
  • 发布时间:2020-03-13
  • www.zzqgjd.cn
  • 张培蒙

    自从退出100米短跑之后,“跨越国界”已经成为张培蒙的一个重要标签。无论是冬奥会钢架雪地车运动员还是田径解说,张培蒙一直在尝试新的可能性。

    上周末,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体育场,张培蒙与一大群魅力四射的娱乐明星一同亮相。这是另一次“跨界”尝试,他仍然成为了第二次《超新星全运会》绕着竞技体育冲刺的教练和评论员。

    “运动是我的专长。帮助艺术家享受竞技体育的魅力,体验胜利的兴奋和失败后的反思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田径赛场上,当张培蒙与《澎湃新闻》记者谈到“风格不分家”时,这位清华田径教练也承认跨越国界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它可以增加田径运动的影响力,甚至有机会增加田径运动的人口基数。毕竟,中国仍然需要更多的短跑运动员来夺回“亚洲速度”的头衔。

    张培蒙。集成电路数据

    冲刺失误,平均接力水平远低于日本

    在过去的两年里,虽然张培蒙完全退出了冲刺圈,但他仍然没有离开田径。退役后,他成为清华大学的短跑教练,培养出了像王宇、蒋洁华和高泽这样有前途的大学生运动员。

    更重要的是,作为第一个达到“10秒”的中国飞人,张培蒙一直在观察中国短跑队在世界高水平比赛中的表现。

    “中国的田径运动总体上取得了进步,但就短跑而言,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淘汰了苏和谢,中国的田径运动将来一定会越来越好。”在谈到中国短跑的现状时,张培蒙作为一名教练表现出了特别的谨慎。

    “中国的田径运动仍然处于断层状态,因为在苏甚至谢退役之后,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真的很难说这个接班人能否扛得住这个大旗”

    前中国短跑接力队。

    的确,作为“现役第三人”的许只跑了一次10.12秒,而吴志强和的10.17秒和10.18秒都不稳定。

    与日本短跑相比,三妮布朗、童生湘秀和小赤游贵跑进了10秒,托达平绣最好成绩是10.12秒,山县亮太、饭冢翔太、剑桥鸟和白石黄亮也在10.10秒的范围内,成绩相对稳定。

    个人能力的相对缺乏导致了中国短跑和日本4×100米接力的差距,这是一项象征着“亚洲速度”的重要比赛。

    “我们目前的硬实力输给了日本。尽管苏和谢在最好成绩方面比日本好,但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此外,即使苏腰部受伤,他们也基本上与日本平起平坐,甚至可能不会赢。”

    张培蒙的分析一针见血。“我们接力队的另外两名选手比日本队弱得多。这四个人的最好成绩是除以四,平均水平比日本低得多。这样,即使我们的移交技术更好,也不如日本。”

    在张培蒙看来,中国从个人短跑到接力跑战胜老对手日本并赢回“亚洲速度”的最根本的事情是提高个人能力。“中国团队在移交技术方面已经做得很好,所以没有什么改进的余地,关键是提高个人能力。”

    《超新星全运会》 .

    “跨界可以给田径带来流量,这是很有意义的”

    作为一名教练,张培蒙也在研究如何通过提高个人能力来促进整体接力的进步。在今年的全国田径大奖赛上,清华大学的学生军取得了非凡的成绩。在男子4x100m米决赛中,由蒋洁华、高泽、王宇和吴昊组成的北京队以39秒85的成绩名列本赛季全国最好成绩的第三,仅次于广东队的39秒64和国家队的39秒75。

    这次,在腾讯视频和腾讯体育联合创作的《超新星全运会》上,张培蒙也将自己的训练计划带给了从未接触过专业短跑训练的年轻艺术家。

    在最初的训练课上,很多年轻的艺术家都被张培蒙的练习弄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事实确实如此

    说到训练技巧,张培蒙已经成为“资深专家”。

    "对于未受过训练的球员,我只需要给他们一个专注点,结果就可以改善。例如,当开始时,每个人都会紧张,因为他不知道对手的情况,会考虑对手是否会超过我,从而影响状态。但在我给他一点关注后,他可以尽力抛开杂念,专注于自己的技术。”

    张培蒙说他愿意与艺术家分享这些专业技能,正是因为他认为这种“跨界”是对田径运动推广和宣传的一种积极尝试。

    奥运冠军邓亚萍代表《超新星全运会》进行公益活动并捐赠了两个农村体育教室。

    "事实上,这次来这里的艺术家能够运送交通工具。我们通常在田径赛场上观看一小部分男性观众,而这些艺术家的观众群是另一群人,因为他们关注偶像,然后喜欢他们喜欢的,他们会学到更多关于田径的知识。这很有意义。”

    事实上,这个《超新星全运会》真人秀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真人秀。从参加比赛的近150名艺术家来看,大部分都有国家一级运动员名,国家一级篮球运动员吴迪飞,国家一级自行车运动员郭兴业,以及在张云龙13年的职业足球运动员经历.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比赛,奥运冠军邓亚萍才能践行公益,代表《超新星全运会》捐赠了两个农村体育教室。

    "艺术家的朋友可以了解竞技体育领域是什么样的,现场的一些职业运动员可以和艺术家融为一体。这种风格不分为家族。它实际上相当不错。”

    张培蒙和国家钢雪队出场。愿景中国资讯

    2022年冬季奥运会一定是我的目标

    可以出现在第二届《超新星全运会》决赛中,并在当教练时做现场解说。对张培蒙来说,这也是一种从繁忙的日程中休息的“放松”。

    毕竟,冬奥会之后,张培蒙的生活节奏其实很紧凑。除了在清华大学执教田径队,张培蒙还得安排自己的业余时间来训练钢架雪地车。

    “我决定穿越边境的原因是我希望体验更多不同的风景,尝试更多,感受更多不同的东西。”

    然而,张培蒙丰富多彩的冬奥会故事实际上是苦涩的。

    这位与速度竞争了十多年的飞人实际上从小就害怕像过山车这样刺激的游戏。更糟糕的是,在“说服”自己开始正式训练的阶段,他又遭遇了一次翻车事故。

    今年早些时候,当张培蒙在挪威利勒哈默尔的钢架雪地车训练队训练时,当他滑行到最困难的比赛段的第13个弯道时,极速带来的巨大离心力导致他的身体失去平衡并翻倒。当时,张培蒙一度失去了知觉。

    张培蒙穿上训练服。

    正是因为那次事故,张培蒙被诊断为肺积液和严重软组织挫伤。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完全康复,并且感到左肩疼痛,“他睡觉时甚至不能按这边。”

    虽然今年冬天因伤未能参加国家队的训练,张培蒙还是坚持要进行钢架雪地车的模拟滑行练习,“主要是躺在那里,看着第一眼看到的跑道,感受一下。另一件事是,这个项目需要启动加速,这需要耐力和爆发力,所以我总是保持力量、爆发力、跑和跳的练习。”

    "这和田径大不相同。应该说仍然存在心理问题。因为当你几次把车翻过来,看到拐角时,你会感到紧张。此外,我的身体相对较瘦,这是我的缺点之一。例如,在双雪地车之类的赛事中,我不能推动一辆汽车,因为我的体重达不到标准,而且爆发还不够。”

    谈到他在东澳钢架雪地车上的缺点,张培蒙列出了一份详细的项目清单。显然,他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里,并试图赶上。这就是为什么张培蒙的个性穿越边境时对未知领域充满好奇,坚持这样做是因为个性永不屈服。

    “我相信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将会是一届精彩的奥运会

    白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zzqgjd.cn 技术支持:白云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