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从韩国的大数据之殇,看技术的产业价值与功能价值
  • 发布时间:2020-02-01
  • www.zzqgjd.cn
  • 2017年,韩国上映了一部高票房电影《被操纵的城市》,该电影描述了恶棍如何通过操纵整个城市的大数据陷害普通人。这部电影当时在全球市场的票房表现很好。但是说到韩国的大数据,人们只能想到电影。

    今年年中,韩联社报道称,韩国正计划到2023年在数据、人工智能和氢经济方面进行10万亿韩元的战略投资,以便韩国到2023年成为数据行业的世界领导者。

    韩国开始在数据行业扩大规模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它的落后。2016年,韩国媒体报道称,韩国大数据市场规模仅为3.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8亿元),远低于中国的26.7亿美元。

    曾经主宰移动互联网的韩国,为什么不能处理数据产业?

    由于中国优越的数据产业现状,实际上我们已经落后了不少国家。为什么韩国需要被挑出来?

    原因是大多数国家在数据行业落后,因为移动互联网行业落后。正如我们经常提到的,即使在2015年,日本仍有许多人使用翻盖手机,而欧洲仍有许多人使用黑白诺基亚。

    但这与韩国的情况相去甚远。

    当我们谈到韩国时,我们会想到娱乐业、汽车和船舶制造业、半导体和其他行业。然而,人们经常忽视韩国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发展。

    由于三星和半导体行业的优势,韩国在移动互联网渗透方面远远快于其他国家。2010年,宽带已经进入韩国90%以上的家庭,移动连接的数量超过了韩国总人口。2014年,韩国一度成为世界上智能手机普及率最高的国家,达到73%,英国只有62%,美国只有56%。根据StrategyAnalytics的数据,大约67.8%的韩国智能手机用户每年更换一次智能手机,这也是世界上最高的频率。当时,韩国甚至一度成为cmnet软件出海的重要目标市场。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韩国的电子商务市场,它起步很早,因为它的城市密集,物流基础成熟。韩国第一家B2C电子商务公司Interpark出现于1996年,比阿里巴巴早三年。以下的B型电子商务、C型电子商务和社会电子商务模式也相继出现。

    在移动互联网软件中,Line也是韩国产品,在东亚的一半地区很受欢迎。

    虽然韩国在数据类型上可能不全面,但它也被认为具有极好的先天条件。为什么它最终会陷入今天需要赶上的境地?

    在财阀模式下,谁拥有韩国的大数据?

    韩国是典型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国家的数据产业的发展速度不仅关系到通信基础设施的建设和信息化水平。

    在最后一篇关于香港如何错过互联网时代的文章中,我们提到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处于稳定状态时,它往往会失去技术创新的活力。

    在这方面,韩国与相关行业有许多相似之处。在轻工业、化学工业、汽车和船舶制造业等出口产业是主要支柱产业的前提下,韩国的经济弹性相对较低(数据显示,2012年韩国国内生产总值出口占56%)。这远远高于高收入国家31.2%的平均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发展创新自然是困难的。

    但与香港不同,韩国有独特的财阀经济、家大型企业和寡头垄断。因此,我们可以看到韩国并非没有技术创新。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像三星这样的大型企业在许多行业处于领先地位。然而,这种财阀模式不能给数据产业带来必要的活力。以电子商务行业为例。韩国的两大电子商务平台分别属于CJ集团和新罗集团。

    平台垄断市场,财阀垄断平台。最后,这些财阀企业也许能够很好地利用和挖掘这些数据,但这些数据无法公开,中小企业更难获得。最后,大数据将成为大型企业内部的技术升级。

    另一个问题是,由于信息技术的早期发展,韩国关于数据保护的立法已被设定到近乎苛刻的水平,许多立法显然是不合理的。

    韩国政府于2011年颁布了《个人信息保护法》,对海外机构收集和应用韩国数据施加严格限制。谷歌甚至为此支付了2.12亿美元的罚款。例如,如果此类法律仅限制海外企业参与数据行业,则云计算和用户保护法的推广要求为公共机构服务的云计算网络必须与为公众服务的云计算网络在物理上分开,从而给数据企业造成了许多硬件故障。然而,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实施的韩国《保护地信息法》和《韩国土地调查法》仍然限制了伦敦商业区信息的获取。

    几个原因的叠加使得在韩国收集、应用和计算数据变得非常复杂。其内部经济活力相对有限,外部竞争受到数据本地化政策的阻碍。最后,大数据的开发已经成为大型企业的专有权利。

    但是这种力量真的能带来大数据的价值吗?显然不是。从不同维度挖掘数据可以获得不同的结果。然而,当一个企业“自我推销”时,不可避免的是挖掘维度将是单一的。

    以推出社交电子商务平台和社交软件Line的NAVER为例。虽然NAVER可以通过社会数据挖掘电子商务兴趣指数。然而,如果这些数据能够被公开,或者NAVER本身具有更强的技术能力,这些数据可以在自然语言处理研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为了尽可能发挥自己的作用,寻找增长空间,数据服务企业往往会延伸到行业的上游和下游,协助企业收集数据或直接推出算法模型,这样更多没有技术基础的企业也可以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提高效率,刺激企业竞争力。

    技术的功能价值和工业价值

    因此,在韩国,我们可以看到大数据正在发挥其自身的功能价值。例如,韩国政府已经开始在海关、运输和其他环节应用大数据技术。在生物制药等大型企业的业务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大数据的使用。然而,大数据并没有充分发挥其工业价值。如前所述,韩国大数据的工业价值远低于其优越的数据库。

    这个案例清楚地告诉我们,数据仍然只是一个工具,我们现在所说的“谁得到数据谁就得到世界”实际上是基于许多先决条件的。如丰富的经济活力、合理的数据应用规则以及政府部门的支持和指导等。

    当然,现在韩国政府已经开始支持大数据产业的发展,这自然有理由发现数据产业的价值。为了进行“补救”,韩国政府提出了许多措施。

    例如,韩国政府正准备建立多达100个大数据中心,重点是收集金融和通信等各个领域的数据。它还将建立10个“大数据平台”,并积极利用收集到的数据推出新的服务。以政府为主导,中小企业可以绕过巨人的垄断,也可以使用和挖掘大数据,或者直接从政府的数据中心购买服务,以提高生产效率、营销效率、用户服务等。

    与此同时,韩国政府也加大了对中小企业数据服务的投资和支持力度,使它们能够在巨人的压力下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吸引足够的人才。

    综上所述,韩国在大数据行业的案例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在企业发展和法律法规发展极其完善的情况下,技术的产业价值确实会丧失。今天,美国对技术巨头的分离发出了很多噪音,但事实上它也对这种情况作出了回应。

    只有保持活力和不同企业平等获得技术,才能挖掘技术的工业价值,同时发挥其能源供应价值。

    来源:钛媒体

    白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zzqgjd.cn 技术支持:白云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