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杨福家回应温家宝:中国教育如何摆脱“危机”
  • 发布时间:2020-01-13
  • www.zzqgjd.cn
  • 杨付嘉

    宋松/华

    10月1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温家宝总理在今年教师节前夕访问北京第三十五中学期间的重要讲话全文。温总理的教育思想不仅是问题,也是要求。自10月19日以来,《人民日报》总结了温总理讲话中的五个问题。在“中国教育五题”的主题下,来自高等教育学校和基础教育学校的五位知名校长应邀就每一个问题发表见解深刻的评论。同时,他们还分别采访了5位知名社会人物和学生,并从他们的角度提出了建议。我希望这些观点能启发思考,引发深入讨论,在全社会形成教育共识,推动中国的教育改革。第一个问题于10月19日发表。

    温总理的原声重现:

    新中国成立60年以来,中国教育取得了巨大进步。学生入学率和教育质量都取得了巨大成就。这些成就不可磨灭。然而,为什么社会上有这么多人对教育有很多担忧和看法?任虞姬老先生90岁生日时,我送给他一篮鲜花来庆祝他的生日。他给我回了封信。这不是一封感谢信,而是一封关于教育的建议信。我坦率地告诉你,他对我国目前的教育状况有一种危机感。他尖锐地指出了教育中的一些问题。

    总统回应

    杨付嘉,第一位担任英国著名大学校长的中国国家主席:

    教育可以从“”开始

    杨付嘉,73岁,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2001年从复旦大学退休后成为诺丁汉大学校长,成为第一位担任英国著名大学校长的中国教育家。在此期间,杨付嘉先生正在美国开会和交流。虽然日程很紧,采访也不方便,但看到温总理的讲话,他欣然接受了《人民日报》的邀请,非常谨慎,因为“这件事太大了!”

    我想到了以色列的七所顶尖大学

    我读了温总理在美国首都的演讲。一看到“对中国当前教育形势的危机感”,我立刻想起了16年前在复旦大学接待已故以色列总理拉宾的情景。当时,拉宾总理自豪地说,“以色列只有550万人口。它60%的领土是沙漠,90%是干旱的。但我们是一个强大的农业国家和一个强大的高科技国家。”我问,“是什么让以色列如此强大?”他回答说,“以色列有七所一流大学。”

    以色列以其对教育的重视而闻名,其每年对教育的投资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2%。早在以色列建国前25年,希伯来大学就成立了。魏茨曼,第一位创建这所大学的校长,成为了创建校长。近年来,在国内做出巨大贡献的以色列科学家相继获得诺贝尔奖。

    就土地面积而言,北京与以色列相似。就人口而言,上海是以色列的三倍。在环境方面,我们已经和平相处了60年,他们一直在打仗。就历史而言,我们的大学比他们的更早诞生。北京和上海有100年历史的大学,但没有一所能与那7所相比!总理一再问:60年过去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培养像钱学森这样的优秀人才呢?与此相比,对中国教育形势的危机感自发产生。

    改革教育系统,培养合格的公民。

    记住,温总理在2007年5月14日同济大学的演讲中指出:“一所好的大学不是在高层建筑、权威论坛或宣传中,而是有自己独特的灵魂,那就是独立思考和自由表达。通过讨论和交流,师生应该共同进步,教学应该互惠互利,应该形成独特的学术氛围,应该不断改进和发扬,影响越来越多的人。这样,一所真正的大学将会形成,一批具有智慧的杰出人才将会出现,整个国家将会有希望。”

    这篇文章本质上回答了如何培养优秀人才。但是它是如何具体化的呢?这是

    现在我们将我们的观点总结如下,即“”。我非常希望这些要点能够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最终版本中得到体现。

    “一个中心”:提高国民素质,培养合格公民。

    “两个基本点”:教育公平;教育质量。

    我们需要改变“三个观念”,制定政策配合: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让360家企业成为冠军企业;正确对待各种学位,学生的兴趣和爱好决定了最适合他的学位;减少著名学校的复杂性是最好的学生学校。

    注重“四要素”:有形资产、人力资源、文化内涵和办学体制。

    其中,人力资源包括优秀的教师、学生和经理。一所大学要成为世界一流大学,无论是有优秀的学生,还是能在一流教授的指导下,在人文、科技前沿探索或为社会服务的过程中,带着浓厚的兴趣和好奇心,夜以继日地努力工作,都是一个必要而充分的条件。

    温总理在讲话中提到,“在英国这样的小国,仅剑桥大学就培养了80多名诺贝尔奖获得者”。我深有感触。几年前,我晚上参观了剑桥大学。晚上10点,我仍然看到许多优秀的学生和导师在实验室和所世界顶尖大学进行科学研究。这种情况随处可见。

    十年前,当我与剑桥大学校长交流时,我发现复旦大学的研究基金只有剑桥大学的十分之一,而且几乎全部都花在仪器设备上。然而,剑桥大学的科研支出只有1/10用于仪器和设备,其余的9/10用于人:最好的老师和最好的学生。这两所学校的仪器和设备的费用是一样的,但是剑桥的老师和学生的费用比复旦高得多。目前,我国著名大学与世界著名大学的经费差距已大大缩小,但人均经费仍远低于国际水平。温总理提到应该有一个“以人为本”的办学理念,这应该体现在办学的各个方面。

    文化内涵是四要素的核心,大爱是文化内涵的重要内容。独立思考、自由表达、宽容浮躁的学术环境是大学应有的文化。良好的学术环境是培养优秀人才的必要条件。

    要发展中国的教育,还有“五大改革”:高考制度、评价制度、教育方法和内容、教育结构和教育体制。

    教育改革的关键是体制改革。理想的制度应该尊重学校的自主权,教育应该由懂得教育的人来管理。确保大学在国家宪法和法律框架内拥有独立思考和自由表达的独立权利。确保高等学校面向社会,依法自主办学,实行民主管理。

    教育系统不仅是领导系统,而且是同等重要的质量控制系统、师生激励系统等。我在想,你会考虑找两所大学进行教育体制的试点改革吗?

    创造优秀人才,根本在于基础教育。

    温总理去中学谈培养优秀人才的问题,这进一步表明培养优秀人才不仅是高等教育的问题,而且与基础教育密切相关,应该从小做起。

    北京第三十五中学是一所优秀的中学,为迎接总理做好了充分准备。然而,从照片中可以发现,太多的班级不利于师生互动。我记得克林顿总统在一次讲话中提到,为了迎接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美国将在教育方面采取10项措施,其中之一是将中学平均班级人数从22人减少到18人。

    温总理和同学们一起做笔记的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温总理的笔记产生了一系列的意见。学生也有足够的机会表达他们的观点,包括反对意见吗?老师鼓励学生这样做吗?就教学方法而言,我认为

    朱永新,51岁,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主进步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教育协会副主席。对于教育,朱永新没有放弃任何鼓噪的机会,而是积极开展“新教育实验”。

    凌晨两点,朱永新还在回复记者的短信:“我对温总理关于教育改革的意见有些想法。”

    这是温总理对改革的意见在报纸上发表的第二天晚上。这时,朱永新正在深圳出差。

    他发送了一个10,000字的《规划纲要》。包括:中国教育的辉煌成就;中国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中国教育的主要经验和教训;对中国教育未来发展的建议。最后三个问题超过7000个单词。

    第二天中午,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他补充道:“昨晚我彻夜未眠地想:摆脱中国教育的真正危机,最紧迫的事情可能不是我在“反思”中提到的问题和建议,而是尽快解决全民的“集体失望”现象,树立“民族教育价值观”。

    朱永新说教育是一个公共话题,全民对教育有很高的期望。但是,正如总理所说,我们的教育还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和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此外,几轮教育改革没有完全实现预期目标,导致目前的“集体失望”现象。

    “这不利于中国教育的未来发展。"他说,目前,应该通过《新中国60年教育历程及反思》尽快完成来唤起全民的信心。"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这句话也适用于教育改革。”

    在朱永新看来,恢复信心最紧迫的事情是解决全国的“核心教育价值观”和“回归教育原点”。

    他说教育最重要的使命是培养良好的人性,塑造良好的人格,从而建设一个美好的社会。然而,在我们的中小学教育生活中,分数已经成为教育的最高追求和衡量教育质量的唯一标准。在我们大学里,就业已经成为衡量大学最紧迫的任务和最关键的指标。这是中国教育许多问题的开始。

    朱永新呼吁道,“中国的教育面临着‘重新开始’的问题。现在,我们应该问教育的起源,问:作为一个国家的教育价值观,我们想培养谁?你到底想把我们的国家带往哪里?”

    从“起源”开始,朱永新列举了中国教育的五个“问题”:整体教育水平和劳动力素质仍然相对较低;教育发展不平衡,公平问题突出。应试教育仍然主导着教育。行政色彩和官方标准仍然很强。教育经费仍然短缺。

    “我们对教育的投资是不一样的,但是应该继续优先发展。他希望国家努力实现十六届六中全会确定的4%的目标。他建议尽快建立分类指导的义务教育国家标准,增加教育投资应优先考虑西部和农村等最薄弱环节,以确保方向的正确性。

    在他看来,教育公平、素质教育、教师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融入教育生活与“国民教育价值观”的形成密切相关。

    他说在过去的60年里,中国教育界谈论改革的次数比以前多。更多的局部改革,更少的整体改革;改革越来越肤浅,改革越来越不深入。这不仅与我国办学体制僵化、学校缺乏自主性有关,也与教育发展的盲目性有关。

    “没有教育方面的共识,改革将会一团糟。”朱永新建议,有必要尽快在全社会展开关于“教育起源”的大讨论,以确保方向的正确性。他说,“中国的教育改革不能再没有目标。”

    (人民日报

    有人说今天的大学生不学习学术研究。李强认为,这只是表明大学的学历教育不能满足学生毕业后的需求。“人们对学习不感兴趣。除了学习申请项目资金,他们不想做很多事情。他们不想发表一些无用的文章来评价专业职称。他们不想争夺导演,也不想让几十个人争夺工作。”

    "有太多令人困惑的事情了。"李强解释说,应试教育有很多问题,但是完全独立的招生是不可行的。希望是改变大学对知识灌输教育的重视,同时也要依靠大量高素质的教师进行小班教学。

    更让李强困惑的是,社会各界对教育总是说不同的话。然而,与教育直接相关的学生没有参加持续的讨论,只能默默地接受各种测试和结果。

    李强说,在制定相关教育计划的过程中,他想建议有关方面征求学生的意见,听取他们的想法。他告诉记者,这个计划非常重要,应该充分吸收各方的意见。不要急于成功。“因为一旦该计划形成,它将稳步实施,其实施将扩大。学生一生中只有一次系统接受教育的机会。任何偏差都是一代人的问题。应该接受这样的教训。”

    (人民日报记者陈邢星采访)

    日期归档

    白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zzqgjd.cn 技术支持:白云信息网 | 网站地图